微体育吧

广告联系 : QQ: 893-155-618

|

关注懂球公众号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懒熊体育 懒熊体育 2017-07-17 23:57:53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核心还是盈利模式。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全场比赛的唯一一次暂停出现在第4局的4分57秒,比赛一方的核心选手老帅,他的手机出了点问题。



在暂停之前,老帅所处的战队AG超玩会已经输掉前面的3局,在7局4胜的赛制中陷入绝境。但在第4局的开端,他正带领队伍打出可能是开赛以来最占优势和压制的5分钟。



然而这次手机故障来得很不巧。就在修复之后,他们的对手QG战队借机缓了过来,随后在第13分钟终结了这场太过迅速的总决赛。



有大约13000人在体育馆内看完了这场全程3个多小时,由双方10个选手拿着手机打完的比赛,即便在一年前这种情形也是难以想象的。



这是前周末的7月8日,近期处于舆论风暴中的游戏《王者荣耀》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办了其职业联赛KPL(King Pro League)的春季赛总决赛。



尽管这只是KPL的第二年,主办方腾讯提供的数据显示,那一天有超过3800万人在线上观看了这场比赛,超过去年底第一届总决赛时的1300万。



这种快速的变化让中国电竞行业的新老玩家都始料未及。



与一年前业界对于移动电竞的判断仍然多数处于观望或者含糊其辞相比,争议之中的《王者荣耀》成为这个阶段对中国电竞市场格局影响最大的一款游戏,而且程度要远超去年一度被寄予厚望的暴雪新推游戏《守望先锋》。



在中国,从手游发行商起家的英雄互娱,在2015年最早提出了“移动电竞”这个概念并且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追捧。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随着中国手游市场增速放缓,“电竞”成为手游厂商突破或求生依赖的新领域。



尽管《王者荣耀》最早在2015年11月已经正式公测,但当时它仅仅被认为是一款复制了PC端《英雄联盟》玩法,并在其基础上做出简化设计的手机端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游戏。



在此之前相对符合移动电竞概念的更多是策略类卡牌游戏,例如《炉石传说》。简单地将MOBA搬到移动端,并不被业内所看好——它固然能获得很好的用户留存,但是不是可持续的电竞游戏一直被质疑。 



然而到了2016年下半年它已经开始爆发。因为与腾讯本身所拥有的微信和QQ的社交关系链绑定,《王者荣耀》在中国用户间获得惊人的高速扩散,并且使得许多原本非电竞爱好者或粉丝加入其中。 



到去年底,该游戏仅在中国地区发布,最高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5000万,这个数字要比PC端的《英雄联盟》更疯狂,去年9月后者公布的最新全球月活跃玩家为超1亿。 



另一方面,今年对《英雄联盟》来说无疑是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对于这款在中国已经到第6年的电竞项目来说,年终的S7全球总决赛将在中国举办,由于中国战队已经连续在两届全球总决赛中止步八强,急需一个好的战绩来提振粉丝、玩家乃至市场的信心和关注度。



不同于传统体育的竞技项目,电竞项目的全盛期往往在5年左右,英雄联盟当然意识到这一点,从去年的动作也可以看到无论是Riot还是腾讯,在全球还是在中国,都正在通过向体育靠拢的职业化和商业化,从而延续生命周期。同时它也需要应对《王者荣耀》等游戏的冲击,尽管后者的观赏性目前仍要逊色很多,但更低的操作门槛和更碎片化的游戏时间设置仍然吸引了大量的玩家。



这种游戏自身突如其来的变化也产生了多种影响:腾讯对电竞的态度,腾讯对电竞赛事的策略,以及电竞生态链因此发生的改变——鉴于腾讯在中国电竞上游的统治地位,它还足以改变近一年多来突然对电竞兴致骤起的投资人们的决定。



这之后腾讯做出的两个大动作,一个是去年9月第一届KPL的启动使其进入职业化电竞领域,其次就是腾讯互娱在2016年底宣布成立腾讯电竞这个新的业务版块。



随后,腾讯在其他游戏尤其是《英雄联盟》运营积累的经验,被迅速地移植到《王者荣耀》上搭建出一个较为完整的赛事体系。他们将其视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试验项目。官方曾表示,2017年还将投入2亿元到联赛当中。



在对传统体育赛事的学习上,腾讯足够努力,这可以从他们最近两年对“联盟”这个概念的重视看出。



3月,《王者荣耀》成立了职业联盟,腾讯和俱乐部在收入分享、工资帽、转会制度、三方经纪模式、职业化培训、内容联合出品等方面确立了规则。4月,《英雄联盟》正式宣布今年LPL(其官方最高水平职业联赛)将取消降级制度,并且就参赛席位进行招标,到2018年所有LPL战队获得永久席位,并将开展主客场制。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也是早期的中国电竞经过不断的多方博弈和教训之后达成的一种新机制。



中国电竞尽管发展了近20年,但在职业赛事规范、俱乐部和选手的管控上直到今天仍有各种各样的争端发生。而联盟的能力在这里头不断变换,但无论是从最早的ACE,到后来《英雄联盟》的LACE再到腾讯接管,“联盟”作为管理者与俱乐部之间一直难以达成长久的双赢。



所以到今年腾讯电竞相关的所有发布会上,他们都在强调,联盟更为重要的内容是“更多的利益分享,更好地帮助俱乐部发展商业机会。”



在铺垫这么多之后,回到一个关键问题,这些变化之后电竞还有什么值得投资的?如果对电竞行业有过摸底考察的人,都会惊讶于至今为止,它的上下游都仍然少有能够盈利的部分。



但其中关于电竞俱乐部,在去年上半年我们也曾在走访了电竞行业之后推出的创业白皮书里提及,更加职业化和专业化的电竞俱乐部是趋势,如果有类似广州恒大进入足球一样的资方介入会有所提振——从资本、管理、人才、营销等方面做出改变,从早期的富二代或个人金主向企业或机构投资转变。所以从长期来看,俱乐部有望是一笔还不错的投资。



而《英雄联盟》相比其他电竞项目在这其中实际上占到很重要的影响地位,毕竟有一部分短期的考量,就是在《英雄联盟》赛事体系下(主要是LPL)的俱乐部,由于具备未来取消升降级制度的一个预期,俱乐部变得稀缺带来的升值(其他项目还没有类似的机制)。



今年京东和苏宁相继入主LPL俱乐部一定程度上也验证了这一点,对它们来说这同时是一个更划算的品牌推广手段。



所以最近有很多人也会来问我们,如今在一个体系甚至是在更严密的联盟组织下的《王者荣耀》KPL俱乐部中是否也是合适的投资标的?



还是要看盈利模式。中国的电竞俱乐部目前收入仍然大部分依赖直播平台和赞助收入,支出则70-80%为选手工资,多数俱乐部目前并不盈利。 



现阶段KPL相比而言好的一点在于,腾讯在利益分成和工资帽上提前做出了规定。



今年的KPL春季赛,腾讯总共拿到了雪碧、宝马和VIVO的赞助,以及6家直播平台的转播费用,KPL的俱乐部能从中获得一定比例的分成。工资帽则把选手的月工资控制在5万以下,除此之外选手的收入来自奖金分成,比如这次的冠军队就能获得100万元。



AG超玩会创始人姜亚斐在回答懒熊体育的采访时表示过,基于联盟体制,超过半数的KPL俱乐部已经实现了盈利,目前对它们来说已经解决生存的问题。



相比之下这种分成的机制在LPL直到今年才有所进展。俱乐部们在今年初结盟,希望以此可以在跟腾讯的博弈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并从厂商处获得更多的收入分成(不限于媒体版权和赞助收入,包括游戏内收入),这也是目前他们收入增长的潜在重要来源。 可以预见的是,为了赛事的更好运转,这样的分成机制会逐步趋同。



不过由于KPL刚刚开始,俱乐部的选手转会费未来可能是一大支出。目前最高的选手转会身价也只是150万元,但接下来这个只可能会更高。一个接近这批俱乐部的人告诉我,像老帅这样的选手,如果开出1000万也并非不可能。



许多玩家现在其实已经开始进场。



这次夺得春季赛冠军的GQ战队,本身就是一支传统电竞俱乐部,京东今年刚刚收购的就是他们旗下的《英雄联盟》战队。而老牌的EDG俱乐部也成立了《王者荣耀》战队准备开始进军KPL,但就在3个多月前,EDG的一位内部人士跟我们说他们内部对于移动电竞仍然不看好。KPL里还有国字号,WeFun战队就隶属于中国电信旗下的爱游戏。



从资本市场上如今讲的故事来看,从过去一段时间获得融资的传统电竞俱乐部来看,估值大多在2-3亿人民币之间,而他们更多是把青训、电商、周边衍生品、外设硬件甚至是App都打包了进来。但一个接触过KPL俱乐部的人士跟我表示,AG超玩会如今的估值也超过了1亿。尽管他们的商业模式目前也还没有新的尝试,但投资人目前对于年轻人向其的转移和在移动端的消费习惯更为在意。



从电竞的角度来讲,《王者荣耀》在很多传统玩家看来称不上是一款好项目,但从俱乐部和商业的角度,到最后比拼的还是盈利能力啊。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电竞俱乐部的投资机会,从争议中的王者荣耀和关键年的英雄联盟说起 | 产业专栏

关键词: 俱乐部 腾讯 荣耀

懒熊体育

lanxionglanqiu

简介:从商业财经角度来解读体育事件,还原一个好故事.体育不单是比赛,背后涉及公司、版权、商业竞争等资本故事.懒熊致力于打造体育商业第一媒体,让用户在这里读懂体育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