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直播间时间)

微体育吧
预计阅读时长 32 分钟
位置: 首页 NBA直播 正文

原价16元,二手飙到18万!LPL电竞选手卡的诱惑与风险(韩国直播间时间)

近日,腾讯旗下腾竞体育运营的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以下简称:“LPL”)因一张张LPL选手卡出圈。从知名选手、各大卡社的直播间,到电竞解说、游戏玩家们的社交动态,“拆卡”成为了必聊话题。其中,有人直呼“想集齐收藏”,也有人质疑定价高、类盲盒、割韭菜。虽然质疑不断,但选手卡推出不久便售罄,LPL的商业价值似乎再次被印证。

(韩国直播间时间)

更值得注意的是,LPL选手卡的二手交易市场已现雏形。各个社群中的卡牌流转火热,在发行方、粉丝、藏家、黄牛的多方作用下,一张“稀有”的卡牌标价近高达20万元。

“英雄联盟2022全球总决赛八强已经出炉,如果LPL入围的三支队伍能有一支夺冠,那么相关选手卡的价格会更高”,一位卡社运营人士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

一张“6.35cm×8.9cm”大小的纸质卡片为何如此值钱?是情怀驱动、利润诱人还是对“韭”当割,兴趣与生意并存的卡片江湖里又暗藏着怎样的诱惑与危险?

16元一张,LPL掘金卡片经济

“我是《英雄联盟》游戏玩家,看到官方出了选手卡便想着浅玩一下,这是第一次收集藏卡,2个月来花了约4000元”,一位近日新入坑的卡牌玩家刘木(化名)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

吸引刘木入坑的,是9月初由LPL联赛官方授权、“不凡玩品”公司制作与发行的首款LPL选手卡——光启系列。据介绍,玩家们可通过官方制定的渠道抽签购买,以盲盒的形式抽取卡包内的选手卡,抽取到的卡牌价值高低与否全凭运气。

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从玩法、版本设计等角度看,选手卡都在对标传统球星卡:通过折射工艺、限量、签名等方式设置不同的卡种,以此制造稀缺度。

NBA球星卡。 图片来自网络

据悉,球星卡发展至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最早是烟草制造商为了推销产品而放在烟盒里的赠品,随着世界杯、欧洲杯、MLB、NBA等大型体育赛事火遍全球,以球员形象为画面的球星卡也成为球迷热衷的收藏品,逐渐形成了遍及全球的球星卡文化。球星卡依据卡面材质不同,分为普通卡、限量卡、球衣卡、折射卡、签名卡等。目前,最贵的一张球星卡拍卖价达1050万美元。

据卡牌的制作与发行商不凡玩品官方介绍,光启系列选手卡以LPL 2021年夏季赛为背景,共推出15个卡种,包括单人卡、新锐卡、单人现场卡3种基础卡,数据、时刻、队徽等在内的7种特卡,3种签字卡,连招、冠军祥云签2种HIT(博点)卡。同时设置了不同的稀有度,不同折射效果对应着不同的限量数量,包括不限量不带编号的基础版、银折、白折,50编(限量发行50张,以下同)的金折,25编的蓝色碎冰折,7编的极光折以及1编的黑金折等,不同的卡种也对应着不同的市场价值。

据玩家反应来看,由选手亲笔签名的签字卡以及HIT卡最受关注。毕竟物以稀为贵,编号限量成了藏卡在交易市场拿捏价格的必杀技,尤其是粉丝受众多或者冠军队伍里的选手,相比其它选手卡理论上也更有收藏与流通的价值。

从定价上来看,LPL选手卡每盒原价1199元,一盒12包,一包6张卡。换算下来,每张卡牌约16元。与奥特曼系列卡牌等国内其他IP实体收藏卡相比,LPL选手卡价格略贵。有玩家感慨“一包LPL选手卡可以看见光33次,因为一包奥特曼卡才3块”。

LPL选手卡。 图片来自网络

不过,南都湾财社记者发现,选手卡每盒均有折射、签名的保底数量,每箱还有保底“箱货”,即价值较高的卡牌。“本身选手卡是借鉴于球星卡,如果对比球星卡动辄两三千元甚至上万元的价格来看,千元出头LPL选手卡的价格其实相对友好。另外,换个角度来看,这也算是《英雄联盟》游戏运营12年来所积攒的人气的一种具象化体现”,藏家齐飞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

为了让更多人参与集卡,不凡玩品在10月初又推出了选手卡的星芒浅藏包,被玩家称为“手雷盒”,该系列卡牌价格更低,配置较少。据了解,“手雷盒”每盒售价299元,每盒4包,一包5张,单价约15元/张,拥有独占折射卡,如知更鸟蛋蓝折、玫瑰晶洞折、万花筒折等,也分别对应着77、22、11等规格的限量编号,每盒保底2张折射。

不过,部分玩家对“手雷盒”的配置并不满意,“卡单价并不便宜,还没有带编签字,第一套卡还可能博个几万的卡,‘手雷盒’可能连大几千的都不会有”,在一些玩家抢购之时,甚至有藏家开始退货。

业内人士对南都湾财社记者透露,下一个系列的LPL选手卡已经在准备中,“据说会有人气选手简自豪(ID:UZI)”。有玩家戏称,可以继续参照球星卡,下一步把选手的队服、键盘、鼠标等制作成实物切割卡。

一张卡标价18.8万元

对于玩家而言,获取稀有卡只有两种途径,要么直接高价从二手市场买来特定卡,要么直接砸钱拼概率——买大量盒装新卡甚至抬箱(买原箱),赌能否开出热门选手的稀有卡。此类操作也和开盲盒如出一辙,而这种不确定性也吸引着玩家不断复购。

“运气好的话,拆出一张好卡能赚几千甚至上万元”,是卡迷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新玩家刘木更是坦言:“一开始就是为了投机,手气好拆个好卡去卖钱。这个圈子里,纯收藏的很少,基本都会倒手出去”。

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以“LPL光启选手卡”为关键词搜索,相关产品估价约354元到1.2万元。不过,实际出售价格相差较远,几十元到几千元不等。在球星卡交易平台“卡淘”上,LPL选手卡交易价格范围更广,出售价在1元到元不等。价格主要取决于选手人气程度以及折射种类,售价过万的卡片有数十张。

此外,在各个社群里也会有卡牌倒卖。南都湾财社记者在相关群里发现,对话框里挤满了出卡、收卡信息,以及不少人提供代拍服务。

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一张S9冠军队伍FPX选手林炜翔、刘青松的7编极光折双人签名卡在闲鱼的最高出售价为元。不过,有藏家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这个价格可能是虚假标价,“这俩人的1编双签都卖不上这个价”。

闲鱼上售价超18.8万元的卡片。

在卡淘上,南都湾财社记者发现,上述二人的1编双签最高出售价为元,这也是卡淘上LPL选手卡的最高价格。不过,这张1编双签卡在卡淘上有3个出售价格,按照时间远近,分别为元、.99元、元,但卖家为同一个。业内人士表示,有可能这张卡现在都没有真实成交,“竞拍了,但没付款,可能是价格卖家不满意,自己顶了价格,再重新拍,大不了号不要了。毕竟,知名选手卡签少,未来可能会涨价,2.6万元这个价格有点低。”

此外,在卡淘上,EDG战队选手Viper(朴到贤)的黑金折1编现场卡目前报价近10万。不过,截止截稿时还未售出。同队选手JieJie 黑金折1编签字已出售,价格为元。而Viper的25编蓝碎冰折签字出售价格已到2万元。

“由于限量供给,现在市场上流通的光启原箱可能不到一百箱了,卡社也都在找货”,一位卡社主播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黄牛价格已超3000元/盒。“现在光启系列选手卡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如果知名选手的极光编能卖上万元,金编也能上千,已经流入市场的盒子会被原价卖吗?要么全拆了单卖卡,要么加价卖,目前刚发售不久的‘手雷盒’目前铺货较多,溢价不高。”

不过,齐飞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说:“不是所有的稀有卡都能大赚,跟选手本身有很大关系”。他表示,一些大众都知道的电竞明星或者冠军选手,二级市场的价格很高,但其他的就不一定了,“中间可以相差几千倍”。

在B站会员购以原价1199元抢到一盒选手卡的刘木,最终在72张卡中开出了一张LNG战队选手LvMao(左名豪)的7编极光折签字卡、S11冠军队伍EDG中单Scout(李汭灿)白折签字以及一张FPX 辅助 Hang(付明航)的7编数据特卡。“那张LvMao的7编极光折签字卡直接让我回本了”,刘木说:“当时卡价比较高,但卡牌同样有贬值风险,现在同一张卡价格差不多只有一开始的一半”。

在一众卡社扑向电竞选手卡时,一位开了十多年球星卡店的店主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自己并不打算进场。他表示,当前电竞藏卡价值难以与球星卡相提并论。一方面,电竞依赖于游戏,没办法判断这个游戏还能火多久。另一方面,电竞选手的巅峰期相比较球星来说较短,新生代选手难获得人气,新秀卡没法玩,“更重要的是,现在的高价可能是人为操作的结果,我打算等半年再看”。

“电竞藏卡的市场与球星卡市场相比,还是有一定距离的”,不凡玩品联合创始人陈尘表示,相较于传统体育行业而言,整个电竞行业的发展还有很大差距,“一些IP文化底蕴与价值也是近几年才开始逐步行成,电竞藏卡的价值目前也没有球星卡那么火爆”。但他也相信,电竞藏卡在不断创新后的价值会越来越高。

众筹开卡,直播间“赌徒”不减

业内人士表示,二手市场的高频、高价流动是带动包括潮玩、卡牌等盲盒相关产业越发火热的重要原因,也是刺激消费者不断重复购买的核心驱动力之一。以直播拆卡为噱头的卡社也成了一门好生意,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一些卡社开播短短数月,粉丝数量就能达到几十上百万,月销额超百万。

市面上,LPL选手卡官方渠道早已断货。除了二手市场外,各大卡社的直播间尚有少量箱货。发行方不凡玩品也和部分卡社有合作,拆卡直播的“云拆盒”吸引着不少玩家下单。

不少直播间搞起了在线拆卡。

南都湾财社记者注意到,一般拆卡主播的台面上都会摆放一个亚克力材质的置物架,上面摆放着拆出来的好卡,比如知名选手签字卡、1编卡等。拆卡之前,主播在直播间呼叫排好单的买家,然后拿出没开封的原盒,当着买家和网友的面剪开包装取出卡牌,分辨卡牌等级、开出稀有卡就恭喜买家,最后主播会将开出的卡整理好寄给对应的买家。

一般而言,直播间有两种拆卡模式:一种是直接在小黄车购买对应的卡盒,比如3000元一盒的LPL选手卡。此外,还有一种“众筹”玩法。有拆卡主播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一般整箱选手卡价格较高,动辄3万元一箱球星卡,很少有人能直接买下,“众筹开卡”与“组队开卡”成了卡友玩家之间的常态。

不少玩家在直播间“上头”。刘木表示,曾在直播间一时冲动组队开卡。当时,他以每组268元的价格买了4组卡,但没抽到值钱的卡。“原盒开出的卡还小赚了一波,组队抽卡的钱基本打水漂了”,刘木回忆说,一盒12包,直播间里有人已经开了5包,但一张签名都没有,也就意味着剩余的7包里有两张签字,“就想冲一把,买了四包,但也是啥也没有。现在我都不敢进那个直播间,怕再上头”。

据南都湾财社记者还发现,手里有整箱卡的商家还会按照一些类别分类分组售卖。在组团拆卡平台HobbyStocks中组队时,一箱卡按照选手名字划分成146份,一份268元,付款后会得到写着选手名字的卡密,即整箱里这个选手的卡都归持有该卡密的买家,组队成功后将直播开卡。南都湾财社记者亲测了2组,500多元开出的卡价值不到50元。

268元一份的组队开卡。

“可以理解为买彩票,不能保证让你花的钱与对应价值的收回的卡,也有可能一下就起飞。组队花销也不小,不能上头”,刘木表示。另齐飞亦提醒新玩家,虽然每盒均有保底数量,但无论是签名、还是折射卡,由于选手知名度以及赛场表现不同,流通价格可能相差十倍甚至百倍、千倍,“卡对人不对的情况太多,比如7编给到冠军队伍的人气选手和给到一个不知名队伍的新秀选手,交易价格会可能相差3000倍,这也是很多人颓盒(保底卡价值低)的原因,就更不用提那些组队众筹拆卡的,十抽九输”。

有玩家把抽卡与翡翠行业的赌石行为作比较,表示如果说赌石还能凭借三分经验,抽卡则纯靠运气。圈内人士直言,众筹玩法相当于个人花几十或者百元“搏”超值大卡,几乎是“花钱买空气”。但这种“博一博,单车变摩托”的思想仍左右着观众,直播间的“车队”开了一组又一组。

误入拆卡直播间的外行人也会有一些疑问:“开这个卡有什么用”“这卡多少钱,这波能回本吗”。虽然主播会时不时地回复称“出于收藏和热爱”,但直播间里主播的“恭喜老板起飞”以及评论区里的“小回一口”“抬走,下一个”这些话,似乎证明玩拆卡的目的就是为了开出‘高价值’的稀有卡。”

操盘商家曾被王思聪怼

二手市场虽处于整体产业链最下游,但卡牌在这里身价暴涨,利好也能传导至上游环节。从产业链来看,卡牌产业上游包括IP方、卡片制造商、发行商等,一般体育联盟与制作商之间往往形成独占协议,限制卡片数量供给;下游的衍生领域众多,比如评级机构、拍卖平台、众筹平台等。

“从全球的范围来看,成熟的职业体育商业联盟都会通过授权或者自研的方式,开发各种衍生周边产品,这是为了满足观众和体育迷的需求,带给他们更丰富的体育IP体验”,不凡玩品联合创始人陈尘接受采访时曾如是说,不凡玩品正式此次LPL光启系列的授权发行制造商。

令市场好奇的是,为何腾讯选择了这家此前没有卡牌生意经验的厂商?

据一位接近腾讯的人士告诉南都湾财社记者,腾讯方面2021年就开始了招标,除了不凡玩品之外,国内卡牌市场头号玩家卡游也在招标现场,还有一些LPL联盟俱乐部老板旗下的公司。关于LPL选手卡花落谁家,该人士表示“不凡愿意给钱,此次授权费是千万级别,并且还有销售分成”,另一方面,不凡玩品背后的老板与LPL官方是老关系,对联盟、俱乐部以及选手运营等方面有一定的经验。

工商资料显示,不凡玩品成立于今年2月,为上海皮东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简称“皮东文化”)的全资子公司,法定代表人、大股东为朱习成。皮东文化的工商变更记录显示,2021年6月辰海资本成为其股东,辰海资本合伙人陈尘也成为皮东文化的董事、不凡玩品的联合创始人。

朱习成则在2021年9月入股,12月成为了皮东文化最大的股东,原始大股东陈杰退出。2022年3月,天图投资入场,被誉为“消费赛道捕手”的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潘攀担任皮东文化董事。

除了自带资本光环不差钱外,不凡背后的老板朱习成在游戏、赛事领域也并不是新手。资料显示,朱习成曾是主持人孟非的经纪人,在在个人形象塑造、内容制作、品牌传播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2016年创业后成立电竞主播经纪公司综皇文化,业务涵盖战队、主播经纪,游戏、电竞相关娱乐内容制作、电竞专业人才培训等,曾获得赛富资本2000万元A轮融资,其与腾讯在电竞内容方面达成战略合作。

在综皇文化的电竞业务中,知名度最高的属电竞战队经纪。据南都湾财社记者了解,《英雄联盟》韩国顶级联赛LCK中的知名战队DRX在2018年左右经营逐渐陷入困难,韩国电竞协会为战队引入了综皇文化,战队名也由此前的“LongZhu”改名为综皇文化的英文名“KingZone”,并拿下了当年季中冠军赛(MSI)的亚军。不过,在经营了KZ战队短短一年时间后,综皇文化在2019年LCK夏季赛的中期将战队出售给了韩国的私募基金ATU Partners。

值得注意的是,朱习成此前曾因电竞选手去向问题被王思聪怼为“黑中介”。有趣的是,二人在微博呛声后,却一度有生意上的合作。2021年11月,皮东文化新增上海崟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为股东,而后者穿透股权后,王思聪的普思资本亦在列。不过,今年9月,普思资本退出了相关公司。

综皇文化CEO朱习成。

对于发行制造商而言,卡牌是不是个好生意也许还需要时间验证,但对IP方腾讯而言,推出选手卡除了本身能够创造的直接经济价值,比如授权费、销售分成等,更多的是对圈层文化的塑造和验证以及对LPL联盟商业价值的延展。

多位业内人士提到,从市场潜力来看,全球球星卡、集换式卡牌市场空间还在不断增长,尤其是国内,实体卡牌市场尚未完全挖潜。近年来蓬勃发展的电竞行业在收藏卡领域也处于空白的状态。但如果想要进一步发展,整个产业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就像球星卡一路走来曾经发生的事情一样,电竞类藏卡可能也需要要经历一遍。

尤其在是热度和高频交易下取得了一个好的开局后,如何防止二级市场恶意炒作,如何维持稀缺性、确保流通卡片的真实性,以及如何维持后续系列卡片的热度等,都是IP方以及发行方要面临的问题。

风险:警惕炒作、赌博、被割韭菜

如果是出于热爱而去收藏喜欢选手的卡片,自然无可厚非,但如果是因逐利而加入炒作大军,则很容易在这种疯狂的“投资方式”里贸然掏钱、被割韭菜。

互联网产业分析师张书乐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无论是此前的“中国大妈”还是现在所谓的“Z世代”,国人对快速升值和财富自由,有一定的焦虑,此前炒鞋、炒比特币和炒盲盒,都有类似的逻辑,即用带有“理财投资”性质的诱惑来吸引非该IP的用户进入。这个根源之中亦有投资理财途径偏少,大体是银行存款、房产、股票和理财产品几种。于是,各种集卡式消费其实就如当年的集邮、集火花之类的情况一样,成为了一部分人的财富梦想,加上有一部分入局者本身对此类IP有一定了解,带有情怀和财富的双重期待,则可快速启动。

不过,有律师指出,要警惕炒作尤其是自买自卖,同时指出直播间拆卡有涉赌风险,包括PK、回收等玩法,以及诈骗风险。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飒解释称,在卡牌二手交易市场上,一张卡牌的价格往往取决于这张卡牌的“受欢迎程度”,即到底有多少潜在的买家。潜在买家越多,这张卡牌的价格也就可以卖的越高。如果出售者为了表现出所卖卡牌受欢迎的情景,采用自买自卖的方式不断进行自我交易,以提高卡牌的价格,使得该卡牌的价格严重背离其原本价格,那么这种行为涉嫌虚构事实。

肖飒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在二手市场交易时,要警惕收钱不发卡、假卡、卖家携款潜逃等情形,以免造成财产损失。

值得一提的是,直播间抽卡到底算不算赌博,我国法律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概念。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明楷指出,所谓的“赌博”就是偶然的输赢,以财物进行赌事或博戏。肖飒认为,抽卡是一种以小博大,用财物换取货物概率且结果存在偶然性的事情。其中含有的元素就是偶然,财物,输赢,从这一定义来看,直播间抽卡很可能会陷入到赌博的风波中。

如果说消费者想以小博大购买相关卡牌是“赌博心理”,那一些卡社的做法则实实在在踏入了禁区。据媒体报道称,今年1月,名为“华恒球星卡社”的组织在直播间拆卡的过程中,直播间传出警方命令声,接下来的几十秒里,卡社全员被捕,直播也于当时中断。这是湖北警方侦破的全国首起球星卡新型网络赌博案件。据悉,该卡社以直播PK的形式拆卡,以严重偏离实际价值的卡包作为下注筹码,通过拆卡后PK比拼卡包内带编卡点数的大小决定输赢,赢的一方获得所有卡片以及现金。“这本身就是赌场中典型的比大小玩法,而提供这一玩法的卖家,就是典型的为赌博提供场地,接受投注,涉嫌开设赌场罪”。

此外,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志浩律师对南都湾财社记者表示,如果取得相关网络销售资质,直播间卖卡与普通电商无异,但如果还有回收卡牌的业务,则也有可能构成开设赌场罪。

同时,肖飒律师表示,直播间拆卡牌还可能面临涉嫌诈骗罪的风险。因为,消费者在购买直播间卡包的时候,其实直播间对其售卖的产品是做出承诺的。此类承诺并不是说消费者一定会抽到高价牌的承诺,而是消费者“有可能”抽到高价牌的承诺,但“可能性”也是一种承诺——承诺消费者有以低价开到高价卡牌的概率。“拆卡直播间常能看到‘签名未出’这类字眼,用来表明剩下的卡包中依然剩余有高价卡。但如果在实际情况中,所谓的高价卡早已被卡社自己抽走,剩下一堆基础卡被以‘有高价卡可能’售卖,这种行为就已经涉嫌虚构事实构成诈骗罪”。

统筹:甄芹 石力

-- 展开阅读全文 --
头像
(哇哈足球视频直播下载手机版)
« 上一篇 2022-11-27
(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的赛程)
下一篇 » 2022-11-27
取消
微信二维码
支付宝二维码

作者信息

热门文章

标签列表